月是故乡明

故乡,而今是一首忧伤的诗,想母亲了,深深的思念她,可她己经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,只能与她遥遥相望。

母亲,您在那里还好吗?

都说“月到中秋分外明”,只是“暮云收尽溢清寒”。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”母亲,是不是这样的夜晚,你才会这样的想起我?我是每一个夜晚都在想您,伤感了!

夜里,我做梦了,自从您走后,我从未梦见过您。许是太想念,特别的日子特别的想念。今夜,您来了,母亲,您是来看我的吗?突然哭着醒来,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。眼前是梦飞过的依稀碎片,我努力想拼凑这些碎片,碎片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。黑暗中,我看到了母亲冲我微笑的面容,只是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此时已无心睡眠,想仔细看清母亲的脸,用手尽力拥抱,却什么也抓不到。打开灯,取出了陈年的老照片,似乎母亲就在坐在身边,她从未曾走远,只是,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。过往温馨的记忆,如同电影的胶片,历历在目,这是一生的刻骨铭心,因为母亲就是浓密丛林中汩汩流淌的一泓清泉,给过我太多深沉的爱。而我,却错失了报答的机会,永远的遗憾。

席慕容说过:记忆是无花的蔷薇,永不会败落。

是啊,起身,微凉,打了个冷颤,我倚着窗,凝视着窗外寂寥的这座城市。远方,是我的故乡,城市白天的喧嚣此时也停滞了,只是我的思绪开始翻腾,它牵着我回到了养育我的那片土壤。仿佛间,又看到母亲在路口翘首期盼的样子。

月是故乡明

我的母亲,一个能干朴实的女人,针线活一流的好,从小到大我全家的衣服都是母亲为我们做。母亲还烧得一手好菜,怀念母亲做的回锅肉,水煮鱼,粉蒸肉。只是那个年代,不像现在天天可以吃到,十天半个月才能享用一回,那回锅肉和着蒜苗炒出来的香味,我现在想想都会咽口水。小时候的日子虽清贫些,母亲给了我们所有的爱,总是温柔的对我们,连大声吼叫都没有过,我们一家五口住在父亲单位分配的五十平米左右的红砖房,生活虽不宽裕,但也其乐融融,欢笑声不断。

那时父亲在工程单位工作,流动性很大,经常会出差。母亲除了工作,还得照顾我们,非常辛苦。我有一个姐姐,一个弟弟,我们三个年龄都只相差两岁。其实母亲身体一直不好,生弟弟时大出血,差点连命也丟了。或许就是那时落下了病根,才四十岁就得了糖尿病,高血压,一直病病秧秧了的。母亲在纺织部门工作,非常劳累,三班倒,每次下了夜班回家,早已疲惫不堪。坚强的母亲还是得咬着牙,为我们操持生活,家庭的重担全在母亲一个人的肩上。父亲偶尔回家,也只是洗洗衣服,不会做饭,母亲的辛苦可想而知。

在我的眼里,母亲是善良娴慧的,她没有象其他女人那样涂脂抹粉,也没有条件把自已打扮得花枝招展,我记忆里的母亲,永远那么朴实无华。总是把痛苦留给自己,对于别人,总是心怀感激,难以想象,一个女人,把毕生的精力,全部倾注在这个家里。母亲给我的印象,是永无休止的忙碌。母亲也纯粹是因为劳累,身体一直不好。尽管父母没有给我创造很好的生活条件,但母亲勤俭持家,自强不息,助人为乐的品德无时无刻地影响着我,敦促我也养成了这样的习惯,一直影响我至今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玖玖文章网 » 月是故乡明

分享到: 更多 (0)
东南快讯 东南排行